首頁 > 走進金堂 > 歷史沿革
廣興鎮史話
來源:金堂縣地方志辦公室 發布日期:2017-06-20 18:29 關注度:
〖字體: 〗 〖背景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〗 〖打印本稿〗〖關閉

一、隸屬演變

金堂縣廣興鎮,是一個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的古鎮。其隸屬亦多次發生變更。

古為梁州境域。

商、周、春秋戰國時為蜀國地。

秦惠王更元九年(公元前316年),秦滅蜀后,屬秦國蜀郡。

漢代,武帝建元六年(公元前135年)設立犍為郡,領十二縣,其中一縣名牛鞞縣,縣城在今簡陽市簡城鎮。廣興鎮地當時即屬于牛鞞縣。

三國時,廣興鎮屬蜀國的犍為郡牛鞞縣。

東晉安帝義熙九年(公元413),晉將朱齡石伐蜀后,于東山立金淵戍扼成都東部門戶,戍所在今縣治東南淮口鎮州城村。西魏廢帝二年(553年,即梁元帝承圣二年),于金淵戍所建置金淵郡,割新都縣、雒縣、牛鞞縣的部分地區置金淵、白牟二縣,隸屬金淵郡??ぶ闻c金淵縣治同城,駐現在淮口鎮州城村。當時,廣興鎮地屬金淵郡金淵縣。

唐武德元年(618),因避諱唐高祖李淵改金淵縣為金水縣,隸屬益州。廣興鎮屬益州金水縣。

唐朝末至五代時期,金水縣先后屬前蜀、后唐、后蜀版圖。廣興鎮屬簡州金水縣。

宋乾德三年(965)滅后蜀,乾德五年(967)在金水縣地(今淮口鎮州城村)立懷安軍,隸西川路,管轄金水、金堂二縣。廣興鎮地屬金水縣。

元世祖至元十三年(1276),懷安軍改置懷州,隸屬成都路,仍轄金水、金堂二縣。廣興鎮地屬懷州金水縣。二十年(1283),省懷州入金堂縣,金堂、金水始合成一縣。自此,經明、清、民國至今,廣興鎮地屬金堂縣。

 

二、 三節鎮

金堂歷史上有著名的三節鎮,但是到了清代卻不知道三節鎮在何處了。所以清·嘉慶《金堂縣志》在介紹“歷代古鎮”時說“三節鎮,今無考?!钡搅嗣駠?,由于出土文物的發現,對三節鎮有了準確的認識。民國十年版的《續金堂縣志》載:“三節鎮舊志云無考,其實即今治東一百四五里廣興場,尚有碑可證。

現在我們通過更多的史料挖掘,對三節鎮獲得了更多的信息。

宋朝,懷安軍隸屬潼川府(治所在現今三臺縣),時任潼川府教諭的王象之在他的《輿地紀勝》中記載:“三節鎮在金堂縣七十里,父老相傳,以為其地接三界首之間,故名。謂東接潼州銅山縣界,南接簡州陽安縣界,西接本軍本縣界?!边@個記述,交代出了三節鎮鎮名的由來,與其地理位置有關:三節鎮是因為在三縣的交界之處——東邊是銅山縣(治所在現今中江縣廣福鎮)、南邊是陽安縣(治所在現今簡陽市簡城鎮)、西邊是懷安軍的金水縣(治所在現今淮口鎮州城村)。本書還有一處涉及三節鎮的話:“環溪自銅山縣界經金水縣三節鎮,合簡州當鎮大溪,入甘泉合大江?!杯h溪河,即今資水河??梢娰Y水河由中江縣進入金堂境內的第一個地方即三節鎮。

建三節鎮的原因,當是為軍事防御而設。宋乾德三年(965)滅后蜀,蔡州團練使曹翰和西路轉運李鉉都奏請朝廷應當把金水縣建置為軍,理由是金水縣連接川東、川西的交通要道,南充、遂寧、閬中等川東地區的客商往來不絕,若遇戰爭,更是交通要道。乾德五年(967)在金水縣地(今淮口鎮州城村)立懷安軍,隸西川路,管轄金水、金堂二縣。廣興鎮地屬金水縣。因為龍泉山脈中云頂山的地理位置,建懷安軍于淮口,就是為了扼守成都東門,拱衛成都。設懷安軍后,在現今廣興鎮地建“三節鎮”。這個“鎮”,是軍事據點,古代在邊境駐兵戍守稱為鎮?!叭濇偂奔词?/SPAN>借助星宿山、等四座著名的山寨作為依托屯兵駐守,作為懷安軍的前沿陣地。它輻射范圍包括現今的土橋、竹篙、金龍、福興一大片地區。

  明朝為長樂鄉十甲。

   清初為長樂鄉十甲。

  清中后期在淮口鎮東設崇德鄉,有竹篙寺場、廣興場(俗名廣元寺)、土橋溝場、新橋場四個場鎮。廣興場距離縣城城廂距離一百八十里。

在廣嚴寺設集市廣興場開展貿易,始于清雍正年間。場期為“二、五、八”。

民國二十四年,改置廣興鎮聯保,也是因廣興場而得名。不久與轉龍鄉合并為廣興鄉。此時,為廣興鎮有鄉鎮建置之始。民國三十一年又拆為廣興、轉龍兩個鄉。

 解放初,仍為廣興鄉,俗名廣嚴寺。1952年分置為和平、九龍兩個鄉。1954年撤銷和平鄉,以其半境劃入廣興鄉。1958年10月,改名為廣興人民公社。1984年3月,恢復廣興鄉。1992年,廣興鄉和九龍鄉合并,更名為廣興鎮,延續至今。下轄廣嚴寺社區和風嶺、寶塔、九龍、興樂、熊安、桂花灣、和平、龍井、何家溝9個村,共235個村(居)民小組。

 

三、廣興鎮史料

作為鄉鎮 在古文獻中記載最多的莫過于廣興鎮?,F將搜羅的內容記載于后,以饗讀者。

 

1.山川

    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:“星宿山山脈,起于老牛坡大山之背。迤入中江界,東南行百余里至馮店埡分脈,經馬鞍山黃牛坪等山,至曲木鎮入縣界(鎮明設清廢)。西南行四里至星宿山,又南行經羅家溝、雷家溝、趙家溝、十五里至寶塔山,又西南行三里經九龍橋(左為中和寨)又三里至白鶴嘴,抵蔡家河為脈盡處。

    寶塔山,在三汊河左,特起一峰高數百丈,四面懸絕,層級可數,宛若浮屠,名曰寶塔亦仿佛焉。(作者注:三汊河,即資水河。浮圖,梵語音譯,塔的意思。原來寶塔山是因為其形象像塔而得名。)

又由星宿山中分一支,西南行經鄧家溝、孫家溝十里至廣嚴寺。

“三汊河之水,發源于麻蟈寨諸山麓。南流至三河場、騎龍店、桂花園諸山水東來入之。又南過下謝楊壩,芭茅堰之水東來入之。又東過松茂橋,又東過魚箭灘,中江縣石筍場之水北來入之。又東過永濟,又東過龍王橋,廣嚴寺之水北來入之。又東過黃金橋,竹篙寺之水西來入之。又東過金鳳橋,又東過凈樂橋,大名寺山右諸山溪西來入之。又東過白鶴嘴,蔡家河之水北來入之。又東過響水灘,石埡子、土橋溝之水北來入之。又東過新橋,又東至金簡橋出金堂境,又東南流由簡陽境至資陽境流入沱江?!?/SPAN>

“廣嚴寺諸山之水,發源于中江之馮店埡右,南流至麻石橋入金堂境,又南至毛河堰,又南過牛波灘,又南過廣嚴寺下之獅子橋,又南至龍王潭流入三汊河?!?/SPAN>

“南河堰,在廣嚴寺側近,創始未詳,現憶補修三次,第一次同治初年,第二次光緒十八年,第三次今歲又補修。水由中江馮店場、黃金溝流入,曲折下流,經永濟橋,又新場,云市至簡陽金馬場。兩岸農民均沾水利,溉田數百畝?!?/SPAN>

2.道路

    光緒《金堂鄉土志》介紹的川東大道,經過廣興鎮:“自趙家渡過韓灘渡十里至菜子壩。自菜子壩逾小崗十里至三皇廟,自三皇廟二十里至涼水井,自涼水井十里至同興場,過懷安渡至懷口鎮。自懷口鎮逾小崗二十里至高板橋場,自高板橋場逾小崗十里至石龍場,自石龍場逾小崗二十里至竹篙寺場,自竹篙寺場逾小崗十里至黃金橋,自黃金橋逾小崗十里至 又新場,俗名蔡家河。自蔡家河逾 小崗十里至土橋溝場,一名永興場,自土橋溝場逾小崗十二里入樂至縣境。又自土橋溝場逾小崗八里入中江縣境。又自土橋溝場逾小崗五里入簡陽縣境?!?/SPAN>

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特別強調了在川東大道上,廣興鎮的軍事地位。“由懷口鎮達中江去路,則以黃葛埡、埡口店為要沖,由廣嚴寺至土橋鎮通樂至去路,則以永濟橋、石埡子為扼地用兵御盜在所必爭?!?/SPAN>

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當時郵遞,“由竹篙寺至廣嚴寺十五里,晝程每日開班?!?/SPAN>

 

3.廟觀

嘉慶《金堂縣志》記載“廣嚴寺,在治東一百二十里三教山。宋乾道中建,康熙中重修?!睆V興鎮原名廣嚴寺,即是因此廟而得名。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廣嚴寺當時“有僧八人。

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:三教寺,在治東一百二十里。清乾隆中重建,有僧四人。”“福音堂,美以美會分設,在九區治東廣嚴寺,距縣城百二十里。清光緒三十一年,租廣興場街房一處建設。并立國民學校一所,信教者共計二百二十六人?!?/SPAN>

4.教育

同治《金堂縣志》記載有日新義塾和大成書院:“日新義塾,在縣治東廣嚴寺。同治三年,文生鄧鴻等籌款建立。撥出寺田一股,約十畝零,每年收租錢二十千。大成書院助錢二十千,用作修資?!绷x塾,又叫“義學”,是舊時由私人集資或用地方公益金創辦的免收學費的學校。廣嚴寺,即今廣興鎮。

    “大成書院,在縣治東廣興場。嘉慶十一年,優貢李在墀等積金生息,創館延師,修金八十千,置田三處,百畝有奇,收租以供館費。舊章泐石,今仍之?!碧扑沃撩髑鍟r期的一種獨立的教育機構,是私人或官府所設的聚徒講授、研究學問的場所。顯然,大成書院是私人所設。本書院由當地士紳李在墀創建,資金來源一是李在墀積累的現金產生的利息,二是他購置的一百多畝土地,收取土地租金。書院管理的規章制度,刻在書院內的石碑上,一直遵照執行下來。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還記載一代宿儒中江縣人黃曉谷同治年間曾在此講學。另一位中江縣人林有仁光緒末,也曾在此講學。光緒三十二年,改作民國學校。照此計算大成書院歷時一百年。

民國十年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:廣興場高小國民學校,建在大成書院舊址,前清光緒三十二年正月創建, 由豬牛行和廟會捐資辦學。

5.人物

嘉慶《金堂縣志》記載:“望鶴橋,在治東一百五十里白鶴嘴,跨三汊河。嘉慶中里人李永謨建?!蓖蜆?,即又新鎮老街上的石拱橋。當時隸屬廣興。此處記錄有誤,望鶴橋不在三汊河(資水河)上,應該是在其支流蔡家河上。

同治《金堂縣志》記載:“李永謨,字顯文,職員,性質樸,勤儉起家。自奉節省,待族鄰極厚。讀書略知大義。子四人,延名師訓課,長在墀,庚午優貢;次樹壇,丙子舉人;三堯垓,庚子舉人;四安坫,例貢;孫十余人皆業儒。壽至八十二歲卒?!薄按蟪蓵?,在縣治東廣興場。嘉慶十一年,優貢李在墀等積金生息,創館延師,修金八十千,置田三處,百畝有奇,收租以供館費,舊章泐石,今仍之?!?/SPAN>

    光緒《金堂縣鄉土志》再次提及李永謨:“李永謨  字顯文,金堂縣人。援例捐職,性直樸,勤儉起家。自奉節省,待族戚相鄰極厚,讀書略知大意。子四人,延名師訓課。長在墀,嘉慶庚午優貢。次樹檀,嘉慶丙子舉人。三堯垓,道光庚子舉人。四安玷,例貢生。孫輩以下多業儒?!痹杪?,就是按照當時慣例,用錢捐納官職。足見其家庭殷實。

同治《金堂縣志》記載李堯垓:“李堯垓  字暢九,道光二十年庚子科舉人?!?/SPAN>

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受到朝廷表彰的孝子胡國?。?/FONT>“胡國俊,廣興場孫家溝人。家赤貧無棲止處,衣食恒缺乏,母艾氏失明,國俊雖無他技能,而性至孝。每日負瞽 母行乞,清道光戊戌歲,負母至孫家溝之山麓。母病,國俊奉湯藥惟謹。未幾卒。國俊懇地主施地葬之。倚墓號泣數日,悲震閭里。又數日,臥不能起,常瞑目號曰:“吾母雙目失明,跬步難行,生賴有兒,死則誰依?!睌等罩淮藬嫡Z。有憐其饑,而進食者,欲不食。既而依母墓死。鄉人因附葬于母墓側,厥后邑舉人王銑等,為之稟報有司,以其事聞于朝,準予旌楊,并題其墓曰‘孝子墓’?!?/SPAN>

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還記載了一個樂善好施的李定畬“李定畬,字書田,性仁慈,好施與。歲饑,鄉里有貧乏者濟之,惟恐不周。從弟某債累鬻宅,契已成。邀定畬作證,定畬泣曰:“弟將安??!”立予四百金贖之。其他建宗祠,修道路,造橋梁,施醫藥,送棺木,置義塚,刊善書。美舉頗多。藝文志有傳。”《藝文志》里陳希實纂修的《李書田先生傳》這樣記載:

“先生諱定畬,字書田。性仁慈,氣宇A靜。少貧好學,志不售。遂極意力田,家致小康。同光之際,歲欠收。鄉里貧乏者,公賑濟惟恐不周。從弟某,債累鬻宅,契已成,邀公作證,公泣曰:“弟將安住?!绷⒂杷陌俳鹨在H。未幾從弟亡,其妻守志撫孤,公之曲全尤多。至今從弟之子耀,已巨富。公未卒時,嘗戒子孫 勿以助資贖宅事使耀知。公亦樂善好施,如建宗祠,修道路,造橋梁,施醫藥,送棺木,置義塚,刊善書。一切慈善事,無不見諸實行。晚年空世事,作塵外想,攜德配夏孺人,游名山,棲峨眉,年余始歸。歸即除凈室,日冥坐吟哦,怡然自得,八十三歲無疾而終。子四,次子雨生,有文名,早亡。女適中邑陳氏早寡。曾經旌表節孝。孫喬松,三子芳所出,屢列前茅,不第前,任九區廣興高小學校長,善教育。諸子均克肖,曾孫輩亦均成材,堯欽由中學畢業,任高小教員,亦富于教材。善于教授。噫!如公之助資贖宅,樂善不倦。晚尤好靜,作世外想。其慈悲如佛氏,其超凡如神仙。公之前途莫可摹擬矣。惟明德之后必有達人,子孫之發祥未艾,則可卜也。希實與喬松為文字友,素聞其崖略,知公之實行,有可以風世者,因濡筆樂為之傳?!?/SPAN>

6.詩文

廣興鎮有一塊宋朝時的石碑。民國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:宋何中太詩碣,在治東一百四十五里廣興場小學校。首書‘《留題延慶院一絕,前南浦太守何詩云:一峰環合柏蒼蒼,中有金仙古道場。夜半雨聲來枕上,頓令炎熱變清涼。宋紹興辛巳季夏。碣后有乾道時,中太何某跋,稱吾叔判府何公中太,歲在辛巳,自南浦解組還過于此。故知其名中太也”。宋紹興辛巳年,即公元1161年,距今九百五十六年。石碑的正面是南浦(今重慶市萬州區)太守的詩歌,背面是他侄兒題跋。正因為他侄兒的跋,才知道了太守的名字叫“何中太”?!独m金堂縣志》還此碑所在位置“延慶觀,相傳即今廣興場外觀音堂。碣,初亦在觀音堂后掘得,后徙立于此。”該詩碣,歷經近七百年,被清道光金堂縣廣興舉人李堯垓得到,并寫了《得宋何判府詩竭感賦》一詩?!霸姼袂羼彻P勁蒼,紹興人物冠當場。憑君盡說南朝事,轉眼冬青幾樹涼?!崩顖蜊蛩偷脑?,主要是稱贊何中太的題詩“筆勁蒼”“冠當場”。

《續金堂縣志》還記載廣興鎮另一塊石碑,是宋朝人袁倚為一首長詩題的跋。“宋袁依石跋,亦在廣興場高小學校。文曰:公為吾國前(缺數)曰銅君去二十有五年,白頭金魚祖子孫三世,經行舊地,慨然興懷。古者,念其人至愛其樹,且逾百年不替,矧公去此之日未久,而德言心畫,貴輝甘棠。然則人士可一,寢食稍忘哉。倚于公為諸生,命寺僧化光礱之石,以載名山,且得附系翰墨,例垂永久,顧不幸。淳熙辛丑八月二十日,從政郎前合州巴川縣令袁倚跋,長詩比 化光立石?!边z憾的是,長詩散佚不可復得。

另外,《續金堂縣志》記載有中江舉人黃曉谷與廣東知縣劉煥昌寫廣興鎮的詩歌。“《游廣興場凈因寺,中江舉人黃曉谷連山瓦礫似恒沙,難覓當年白荔花。古鎮為田經代遠,崇林擁翠得名嘉。鐘成貧姥疑仙跡,書識親王是大家。靜處已曾深猛省,不勞久佇看龜蛇。’”

“《和黃曉谷游廣興場凈因寺》,廣東知縣劉煥昌從來人事浪淘沙 古寺肖條幾樹花。白荔鎮經滄海變,翠云山近石城嘉。一碑苔蘚疑無字,滿地荊榛幸有家。愿起先生綿正學,任他洪水與龍蛇。’”

7.出產

廣興鎮曾經盛產井鹽?!独m金堂縣志》記載:“廣興場觀音堂門前二百步許,昔有土人挖出鹽井面圈,今雖掩復,遺跡可尋。民國六年本場柴市壩,現一鹽井,面圈徑八九寸,至今猶在。又同治初年柴市壩側,居民鑿一井,味甚咸不可食,其為鹽井之滲瀉處可知已。土人有淘其故井,取水而煎食者,面淡底咸,咸水每斤可煮鹽二兩一錢有余?!?/SPAN>

廣興亦盛產紅苕?!独m金堂縣志》記載:紅色甘薯,制粉者種之。東路土橋鎮,廣興場,竹篙寺,隆盛場。

    歷史的云煙散盡,三節鎮將士的戟劍早已鑄成犁鏵,瓦礫夾雜的土地已變成肥田沃土。紅烈如火的那不是兵燹,那是血色櫻花;濃烈如云的那不是狼煙,那是墨綠橘林;五色錯雜的,那不是獵獵旌旗,那是多彩芍藥……廣興花田,花田廣興,正以她綽約身姿步入新的時代!

 

 

 

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打印】【關閉
宁夏十一选五技注技巧